正在阅读: 武侠剧为何越拍越没有灵魂

武侠剧为何越拍越没有灵魂

2019-03-05 09:43 来源:齐鲁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师文静

近年来,每一版金庸武侠剧的开播都会引发书迷、剧迷的吐槽和揶揄。"80后""90后"甚至"00后"都有各自热爱的版本,且互不服气,而一旦出了新版,又都觉得新版不行,全是缺点,还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一版最完美。所以,新版《倚天屠龙记》一开播就被口水淹没了。其实,除去"怀旧滤镜"在作怪,新剧确实越来越重视技术、服化道、画面滤镜等外在东西,反而对武侠中人物的侠义、情义这些灵魂性的东西有所削弱,整体少一点劲头和滋味。武侠拍成玄幻剧或悬疑剧都无所谓,但人物刻画、武侠精神世界的呈现不足,让人感到遗憾。

武侠剧为何越拍越没有灵魂

新版《倚天屠龙记》最大的槽点是慢动作镜头泛滥,几乎所有武打动作都采用慢镜头,不仅英雄大侠在空中飞得慢,瓦片、刀剑、桌椅、木头等各式武器飞得也慢,以至于网友二倍速观剧。该剧导演解释之所以大量使用慢镜头,是因为运用了新技术,让观众能够清晰地看到动作过程。但这种技术优势反而严重削弱了观剧体验。看武侠剧,观众期待的是雷厉风行的打斗以及变幻莫测的身手,慢动作则消解了观众的期待,让武打变得枯燥无味。这不仅让画面失去武侠韵味,更不利于塑造武林英雄快意恩仇的性格特色。

武侠翻拍之所以出一部被吐槽一部,与很多观众的观剧经历有关。新版《倚天屠龙记》与之前新翻拍的《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一样,除了滥用慢镜头,画面采用"万花筒调色"、过度运用滤镜以及过于精致服化道都让老观众产生不适感。而武侠剧缺乏该有的江湖气概,很大程度上还与过多的影视城、棚内拍摄有关,与十年前武侠剧大量使用实景拍摄不同,新剧服化道、外景已非常精致,美则美矣,缺少了真实感。

再者,剧中精致而缺乏个性的装束,也让女性角色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缺乏辨识度。如新《倚天屠龙记》中的赵敏、周芷若与一众峨眉派女弟子都是瘦长脸、大眼睛、小鼻梁,让人脸盲,分不清谁是谁。不知是缺乏表演训练还是整容所致,女性角色脸部普遍缺乏灵动感,很多欢喜、悲伤的复杂表情做不出来,角色辨识度很低。

最要命的是,主演一旦选错,全盘皆输。去年的新《笑傲江湖》只有2.6分的评分,与选角关系很大,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演技甚至没怎么演过戏的明星,该如何塑造一个爱憎分明又追求自由灵魂的复杂江湖人物令狐冲。新《倚天屠龙记》之所以播出后评分不佳,也与张翠山、殷素素两位开场人物演技有关,二人的表演直接被港版老剧中的刘松仁、米雪辗轧,简直是负分。新版中,张翠山自刎身亡时,殷素素那呆木的表情,让很多人弃剧。这本来是一场情绪饱满、爆发力强的戏,但是演员演得没劲。

再加上剧中为迎合观众而增加的一些矫情肉麻的台词,直接把金庸武侠照着地摊文学改编,拍成了偶像剧,既无武侠文化,也无武侠精神。

当下,"明星+爱情+特效+武打"的模式,越来越成为翻拍武侠剧标配,新剧越来越注重技术,注重画面美感,但在人物塑造和武侠精神表达方面有所欠缺,更别说金庸武侠立意上的高度。这些新剧很难带给观众英雄卧薪尝胆后报仇雪恨、历经坎坷后终成眷属的那种精神满足感,缺乏与观众深层情感上的共通。"美人在骨不在皮",只有足够丰富的精神世界做支撑,才能使整个作品饱满鲜活。

当然,这些偶像武侠剧也并非失败,只是时代的产物而已。一波波年轻观众成长起来,总会有满足他们观赏特色的产品。十多年前,黄晓明版《神雕侠侣》等剧出来时,观众也是不满意的,但不耽误这些作品捧红明星,赚得盆满钵满。但那些让观众长久不忘的武侠影视经典,长久留在观众心目中的,都是对武侠小说中的文化内涵、精神根源深入挖掘的作品。(师文静)

[ 位置: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要闻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王石川:演技不是评价演员的唯一标准

  • 周郎顾曲:《都挺好》其实不太"好""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尽管女演员中年发展瓶颈是一个全世界的问题,但由于市场和文化的原因,国内要比好莱坞甚至日韩更为明显。李银河认为,中年女演员被漠视,背后有长期积淀下来的文化因素,整个社会要求女性年轻漂亮,反映在影视作品中便是中老年女性的边缘化甚至"消失"。
2019-03-14 09:51
戏曲是社会进程的缩影。戏曲与时代同行,戏曲用艺术的声音和艺术的形象及时记录、传达着时代的风貌和时代的感情,把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风貌和时代特征用戏曲作品凝聚起来,传播开来,传递下去,使得今人与后人能够不断看到存在的现实和历史的情感。
2019-03-14 09:44
"我们想撬动的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知识图书馆的导读系统。甚至在家庭里,也可以建立一个传递家庭藏书的知识体系。""客观"是AI浓缩书项目希望吸引用户的卖点和痛点,当知识成为一种产品,当阅读在碎片化时间中沉浮,用AI为阅读"加速"是好事吗?
2019-03-14 10:12
慢镜头,在电影史和大导演手中,都是一种高亮相镜头,用来把意图、表情、动作最大限度地呈现给观众,但是,这些年,频繁发生在武侠影视作品中的慢动作,却沦为一种遮掩镜头,遮掩无能,遮掩空洞,遮掩资本。
2019-03-14 09:19
"国际化"以及明星的"个性化",是消费者追捧潮牌的两大理由,但"低俗化"肯定不是,把低俗当个性,更是对年轻消费群体的一大误解,是粗暴地把更大范围的消费者,往狭隘的"极端个性群体"中驱赶。
2019-03-13 11:09
《绿皮书》在美国上映后受到不少质疑,主要针对故事的真实性。说到底,《绿皮书》只是一部电影,只是编剧借真实人物讲述的一个故事,相比《黑色党徒》的鲜血淋漓,大概观众们更希望感受片刻的包容与温情。
2019-03-13 09:26
作为一系列文坛至高荣誉的获得者,E·B·怀特被称为"美国20世纪最伟大的随笔作家和文体家",但素来谦逊的他应该会建议把"最"和"伟大"的字眼去掉,这名写作者"应该关注任何让他浮想联翩、让他心潮澎湃、让他的打字机进入状态的东西"。
2019-03-13 09:47
品读才是书店存在最大的意义,网红书店通过装修设计、综合服务、网络营销等手段吸引消费者,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把吸引来的"消费者"转化成"读书人"。这不能仅依靠商业营销来解决,关键在于文化内涵的挖掘。
2019-03-11 09:47
虽然票房表现气势如虹,以绝对的优势同时登上北美票房榜和中国内地票房榜榜首,但对于《惊奇队长》的评价却存在种种争议。许多影迷认为,影片在人物塑造、剧情打磨上都十分潦草,充其量只能算《复仇者联盟4》的超长预告片。
2019-03-13 10:47
欧阳予倩是一位融实践与理论于一身、集许多艺术门类于一体、知识渊博、眼界高远的杰出艺术家和文艺理论家。他不仅在戏剧、电影等艺术门类中颇多建树,同时为中国舞蹈事业、中国舞蹈史学研究,作出了奠基性的贡献,得到中国舞蹈理论界的敬重。
2019-03-13 09:32
现代意义上的"美育"在中国已经走过了一个多世纪,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美育对塑造美好心灵具有重要作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更让美育面临一场全新变革与挑战。伴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铿锵足音,美育走到一个崭新的历史关口,需要重新审视和思考。
2019-03-12 09:16
《梦想之城》女主角"外来妹北北"的原型人物,是现任佛山市三水区工会副主席的胡小燕。这部影片以小人物折射大时代,小切口折射大情怀,具有"时代铭文"的意义和价值。更是女性励志剧题材的历史性回归。
2019-03-11 09:43
作为一部家庭剧,《都挺好》的焦点还是家长里短的故事。父母对儿女偏心、儿女对待老人赡养态度不一这些话题是家庭剧的普遍剧情,但这部作品却精准地戳中了不少观众的"痛点",从而让人产生共鸣。
2019-03-11 09:56
国产影视剧常常也会把反派角色写成单一的坏,坏到极致,不招观众待见。但是电视剧《芝麻胡同》里,海一天饰演的反派角色吴友仁并不脸谱化,也有其人性的一面。是人就不可能完美,再好的人也会有性格上的缺陷,再坏的人也会有一丝善良。
2019-03-11 09:59
《绿皮书》重点表现的并不是种族歧视,它的重点是表现人与人的关系。多年后,我们再回忆起这部电影,将不会记住片中有多少关于种族歧视的细节,但是这个超脱肤色、文化、阶级的细节肯定能深入内心。
2019-03-08 09:40
华语电影似乎从来就不懂得怎样表现女作家的精神世界。"也许是鲁迅的叙述过于强大,以至于我们很难跳出他的掌心,来为娜拉们设想出别样的人生道路。无论如何,电影在不超出鲁迅小说的叙述模式中,展示着一对对痴男怨女在红尘中的生离死别。
2019-03-08 10:30
"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中国革命史既是一部建党史、建军史、建国史,也是一部充满硝烟的战争史。以更加多样的艺术形式,以更加丰富的文艺作品,展现红色故事、激活红色血脉,是让更多人发现历史、传承精神的必由之路。
2019-03-08 09:54
今天很多年轻京剧人觉得自己没赶上好时代,抱怨自己入错了行。如果自身实力不够过硬,即使遇上最好的时代,你也没有能力承接时代红利。与其向时代问责,不如反观自身,有没有努力提高自身价值,有没有对行业的担当,有没有为争取好的时代而努力。
2019-03-08 09:51
茶馆,象征着市井车马;书场,代表了吴侬软语。真正告别的不是老艺术家,而是他们身上所代表的民间文化。一桌二椅,断垣残壁,所构筑起的场景,融化着每一个城市人对祖先和原乡的情怀,蕴藏着古典艺术的生命密码,这是我们缅怀之真正所在。
2019-03-07 09:50
为了把"祖业"传递下去,要不以过去的辉煌为压力,不以当下的寂寥为包袱。对经典的改造与颠覆,注定要承受一些指责,有底蕴和热爱,传统艺术就有很大可能在新媒介平台与陌生受众群那里开出崭新的花朵。
2019-03-07 10:45
加载更多